古诗词 文言文 现代诗 外国诗 鉴赏集 作者 名句

杂体诗 其十 夜会问荅十

皮日休

月下桥,风外拂残衰柳条。倚栏杆处独自立,青翰何人吹玉箫。

0

书斋十咏·图书

刘子翚

惭非苏子佩,聊置简书间。

尺牍予慵理,何劳汝汗颜。

0

江上闻笛

张煌言

江涛日夜堆云屋,有酒难向江濑漉。忽闻笛韵横江来,金山数峰爱青簇。

笛声不似水声幽,声惨潮生响飞瀑;月痕淡洗天为空,一曲潇湘醒倦目。

亦有羁人青雀舫,稳载客愁二千斛;起舞鸲鹆江影底,四顾茫苍复恸哭。

独汲江心水一盂,活火烹来涤烦燠;余情袅袅笛转清,拍手长吟和孤竹。

歌者有意吹无心,嘈然那分竹与肉。嗟嗟江上听笛人,独抱琵琶就人宿。

知音若我世所稀,邻舟逋客眠初熟。

0

梅魂

朱珙

东风吹雪玉屏空,姑射仙姿杳莫逢。冰魄飘零空入梦,水香浮动觅无踪。

厌闻羌笛传新恨,愁对宫妆想旧容。惆怅西湖湖上路,空馀残月夜溶溶。

0

蝶恋花(和鲁如晦园棋)

王之道

玉子纹楸频较路。胜负等闲,休冶黄金注。黑白斑斑乌间鹭。明窗净几谁知处。

偪剥声中人不语。见可知难,步武来还去。何日挂冠宫一亩。相从识取棋中趣。

0

赠实老

陈造

几时风色不飞沙,再遣斋鱼为客挝。

尘里槐安空梦境,眼中优钵忽天花。

玄谭正用蠲忧患,白饭胡宁当旨嘉。

南去路贫同一笑,不忧攫肉有飞鸦。

0

奉酬袭美苦雨四声重寄三十二句

陆龟蒙

层云愁天低,久雨倚槛冷。丝禽藏荷香,锦鲤绕岛影。

心将时人乖,道与隐者静。桐阴无深泉,所以逞短绠。

0

临江仙 七月二日燕园

程滨

一晌晤言幽室,几时忆起鸣琴。人间毕竟有知音。

天涯多病客,昼夜候青禽。

读倦寒窗经史,偶然换了低吟。清茶依旧待君斟。

同参明日梦,共释旧伤心。

0

生命的小兽

近现代:庞清明
总是在鸽子幽冥的瞬间
睁开迷蒙的双眸抖擞精神
涤荡红尘涤荡汹涌的大川
长隆的船超渡黎明前的黑暗

小兽 每张道貌岸然的脸
止方都有一副眼罩 九面铜镜
照见泪的闪念 肉身的痉挛
你不乔装 不媚雅 真实如心电

粗陋的双足踩响机警的节律
带出日光下的痴梦 陈年的把戏
你抛离公众的耳目 话语的网罟
在幻变的森林 临渊的石塔

你甚至来不及褪尽毛发与尾巴
拒绝鞭梢的崇高 恢复人形
0

日光

近现代:海子

梨花
在土墙上滑动
牛铎声声

大婶拉过两位小堂弟
站在我面前
象两截黑炭

日光其实很强
一种万物生长的鞭子和血!
0

睡眠,我的小蜘蛛

近现代:朱朱
午后多么迷乱,
我走进一座建筑的深处,
它的脚手架和视网膜,各种钢
是一个停止了述说的形状。

我想起冰下的河,有些离奇,哦,迷乱,
我那些朋友在干什么?
智力的低潮……
需要学习裁剪和缝纫,
在冰凉的钢上躺半天。

睡眠,我的小蜘蛛,快爬过来,
你是我为冬天逢制的外套,
但现在我就想穿上你,
哦,迷乱,但我已七倍地变得坚硬。
0

澳大利亚印象

近现代:陶里
  一 墨尔本

我的香港冬衣吸收墨尔本
夏天黄昏十八度气温的金光
轻身抖擞,散落满地金粉
南半球的晚风轻佻,为
无人的街道和房子树木
划上一道又一道斑马纹
懒洋洋的街道上走着
持手杖的老人和几个
因过度兴奋而疲惫的旅客
关闭的商号门前立着
一丝不苟的木牌 7 days service
嘿嘿,今天是星期天!

爱在冬天患疯脚热的
墨尔本人都驾了风帆出海
湛蓝的雅拉河拥抱十七世纪的
教堂塔尖十字架在怀古
不自量的高楼赫然占了半个天空
我打楼上走过,一心欣赏
这垂垂老去的大不列颠子民
的海外掘金女王城的犹存风韵
要吃奥克兰街犹太人的咖啡蛋糕
要买艾斯伯连兹内的土着陶器和
袋鼠皮袄,却误入了多蚊蚋的
维多利亚菜市场,又是星期天!

我的朋友提起蓝色丹德农山谷和
贝尔桂或威廉里科兹保护区就
眉飞色无舞,整个人变成欧达林
土着的木刻神明,不费吹毛之力
就把神仙景界带到我的眼前来
虽然我们只可能在夜半的
高速公路上开快车,回味龙虾肉
和福建茶的馥郁,还我本色地
用老挝语谈论墨尔本女同性恋者
的春色和王公大人以在女王城
身世显赫为荣的滑稽愚忠德性

墨尔本在向世人炫耀金色的
古老教堂,金色的取模于英伦的
桥和金色的河流,还有金色的
老去的大厦和几乎被遗忘的金色的
街道;此地人的梦中有金色的寡妇
0

世界在大风大雨中出浴

近现代:黄翔
1

大风大雨前稀有的寂静
包裹着骚乱和威慑

世界匍匐着
在等待什么
低着头
听取一个信息


2

听得见声音了
看得见影子了

一个黑点逐渐扩大
一团黑影越移越近

那是乌云酝酿的大风大雨
出现得那么缓慢
又来得那么突然
看它眨动的眼睛里
倏地f飞出青色的闪电
披散的长发抖动着
化成莽莽的雨烟
它的手 扯起大风的旗号
它的脚 扬起漫天的飞沙

大风大雨蹲在悬岩上
痛苦地抽搐着身子
歪曲着脸
象一个阵痛中的产妇
突然它一张口 仰天狂笑
吐出翻翻滚滚的万顷洪波
灌满了山谷和湖泊
倒满了大河和小河
排空的浊浪里
我看见世界的大船起落

莽莽苍苍的大风大雨
遮天盖地的大风大雨

乱踩着瓦顶来了
扑打着路面来了
摇塌着堤岸来了
踏转着风车来了

它穿过暗绿的杉林
它席卷银白的沙滩
它拐入拱形的桥洞
它蹿上山顶和水塔

掀下站得最高的
抬起压得最低的
推倒根深蒂固的
平衡失去依靠的

它把弯曲的扶直
把直挺挺的压弯

啊大风大雨啊大风大雨
撞响长久哑默的大钟
打开泪水封闭的歌喉
吹熄忽明忽暗的神灯
解开蒙住眼睛的绷带
擂动重重深锁的铁门
踢飞隔离心灵的栅栏

一切有形的无形了
一切无形的有形了
一切都看不见了
一切都看得见了

啊大风大雨啊大风大雨
以一千万吨的疯狂
混和着爆炸似的雷电的力量
掰碎 劈毁 捶击 砸烂
那些身外的殿堂
那些心内的神龛
把新式的神像摔下高台
把现代的皇权推出世界
它象一头受伤的野兽
撞破欺诈和蒙蔽编织的罗网
它象一头震怒的狮子
猛击大地久久沉寂的心弦
摇憾支撑世界根基的大柱
它颠倒天空和大地的位置
重新安排万千星座
让冥冥的大海浮升
让巍巍的高山沉落
──这是大自然对自身的反抗
这是宇宙叛逆和摧毁自身的谐和
这是一种被解放了的力量
这是一种无法控制的自由
这是一种怀疑的拒绝
这是一种无疑的否定
撕裂的天体象巨大的喉管
迸出震耳欲聋的喊叫
开拓
发现
探索
创造
大风大雨顶天立地
呼呼蹬转着地球
每挪动一步
都是一个起点
都是一个结束


3

风停了
雨止了
雷喑了
霓灭了

象日出一般新鲜和壮丽
世界在大风大雨中出浴

(1973年~1974年完成于内心的暴风雨中。)
0

自从你的日子

让·图莱

 

自从你的日子只在你的嘴里

留下一点儿灰烬,不要等待

人们铺好你的眠床,你的心在

那儿,终将冻结而沉沉睡去

 

回来吧,象在逝去的日子里,

到漂移着的沙丘附近去

采集百合,她微弯着,痛苦地呼吸,

————去在沙上写下这些话语:

人类的梦,和海的

幻想,是这样的相似。

0

迟到的散步

弗罗斯特

当我沿路穿过收获的田野,

那些被收割后没了头颅的庄稼,

平坦地躺着,好象露水打湿了茅草屋顶,

几乎遮没花园里的小径。

 

当我来到花园中的空地,

肃穆的鸟的呼呼声

从枯草的混乱之上传来

要比任何话语都悲伤。

 

在墙的一边,一棵树赤裸地站立,

只有一片逗留的叶子仍然保持着褐色,

我不怀疑它受到我的思索的打扰,

轻轻地飘落,伴随着簌簌的声音。

 

在不远的地方,我停了下来

拣一片最后的紫苑花

把它褪色的蓝

再一次带到你的面前。

0

我要活

阿米亥

我要活到所有的言辞在我嘴里变成空虚

只剩元音和辅音,或仅有元音,仅有悦耳的声响,

我体内的灵魂成为我要学习的最后一门外语。

我要活到所有的数字都被定为神圣,

不仅是一,不仅是七,不仅是十二,不仅是三,

而是所有的数字,呼雷卡战役 中的二十三个死者,

通往神秘之地的十七公里,宽限期的

三十四个夜晚,一百二十九个白天,

光年的三十万公里,幸福的四十三个瞬间

(而我生命的年时中所有的数字还是X)。

四千年的历史和四十五分钟的考试。

白昼与黑夜没有数字——但它们

也应该被计数——

甚至无穷也将被尊圣,然后,唯有如此

我才能得到安息。

(罗池 译)

0

音乐

里尔克

音乐:雕像的呼吸。也许:

图画的静默

你语言停止处的语言

你垂直于消逝心灵之方位的时间

 

对谁人的感情?哦你是

感情向什么的转化?——:向听得见的风景

你陌生者:音乐

你从我们身上长出来的心灵空间

在我们内心最深处

高出我们之上,向外寻找出路——

这神圣的告别:

当内心围绕我们

作为最娴熟的远方

作为空气的彼岸:

纯净

浩大

不再可居留

 

(陈敬容 译)

 

 

0

黄昏时候

保罗-法尔格

 

黄昏时候,他们进来了。————一盏灯在室内展开它的翅膀。有人把一只手放在我的肩上。她走了。用离弃的声音说过话。————穿过打开的门,可以听见倦于灼热的脚步声,一些沉闷的声音,一个抚爱的声音,然后是黄昏的凉凉的音响。一扇没有挂上帘幕的窗子,从它可以望见城市,那儿,海市蜃楼正低低地降落下来,而移动着的街道深处象一条河……

她走了。我无声地把门打开,走到没有灯光的楼梯上。在平台上,只听见喷泉的暧昧的怨诉。但是我看见黄昏的手,在我的双手之前,滑过了栏杆。

我走进屋子。我立刻看见一些我如此熟悉的衣服,那是她遗留在椅子上的。我走过去抚摸它们,并感觉到它们。的确,她在这黄昏的屋子内,无所不在地颤动着。而她的目光在那儿闪烁,好象一个以其最好的形式展现出来的要素。

我停留在那儿,不敢动一动,也没有哭泣,因为从压在我唇上的一阵轻微的战栗,我强烈地感到她的存在。

0
最新